神之手app

  安然幽幽地说了那么一句,但很快接了下面几句:“不过呢!分别后的重逢又总是令人愉悦的!我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永永远远都是纯粹的!”

  “嗯!”王兰终于笑了,用力地点点头。

  不知怎的,这话若是旁人说来,她肯定会觉得虚假,但从安然的口中说出,她却莫名觉得安心。

  “今晚开火吗?”叶梓收拾好桌子,指着火炉问两人,“这些玩意,已经很久没动过了吧?”

  “可不是么!”王兰撇撇嘴,“全落上灰了。”

  “还是别做饭了吧!”安然走到火炉边捣鼓了一会,随即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出去吃。做饭实在太麻烦了,要买菜洗菜,还得生火起灶,吃完了饭又得刷碗刷锅,想想都觉得烦神呐!”

  安然的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顾铖?”

  “还没吃饭吧?”电话里,顾铖的语气轻松。自打他父母回到家,他整个人句变得有了活力,而不像从前那般死气沉沉。

  “哦。正打算出去吃饭呢!”

  “来我家吧!”顾铖又道,“领着叶梓跟王兰,一道过来吧!我妈已经做好饭,就等你们仨了!”

  “欸?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安然握着手机,疑惑地问。

   清纯美少女柔顺长发修长玉腿纯净素颜居家写真图片

  “哦……也没什么啦!这个学期要结束了,大家最后聚一聚吧!”

  “颜寒也会过去?”

  顾铖沉默了两秒。

  “嗯。”

  “这样啊!那我先问问叶梓的意思,再给你答复。”安然说着转脸望向叶梓。

  她正欲张口询问,叶梓已然开了口:“我没问题的!”

  安然先是愣了愣,接着对电话里说:“我们马上到。”

  挂断了电话,安然走到叶梓身边,撒娇似的拉起她的手:“刚刚我什么都没说呢,你怎的就回答了?”

  “我又不是个傻子。”叶梓轻轻地瞥她一眼,“到饭点了,顾铖给你打电话还能说些什么呀?肯定是叫我们去他家吃饭咯!而你看了看我,紧接着提起了颜寒,已经说得这么明白,我还能不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吗?”

  “你真的没关系?”安然担忧地看她一眼。

  “有什么关系!当不了情人,可以当朋友的嘛~拿你和顾铖来讲,不正是很好的一个典范吗?你们可以友好相处,我们怎的就不行了?”

  “我倒不是担心你……”

  “你担心颜寒啊?”叶梓“噗嗤”笑出了声,“别操心了!我看他啊,离开了我,反倒更自在了呢!”

  见叶梓一脸的轻松,安然便不再说什么,换下脏兮兮的外套,领着二人出了门。

  来到顾铖家,不止颜寒,连好些日子不曾见过的闫磊,也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来啦!”见安然三人跨进门,顾铖随即迎上前,“先坐下等等吧!”

  “还有谁要来吗?”安然换下鞋子,抬眼看了看他。

  “嗯。刘婷婷和闻静正在路上,马上就到。”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安然又问了一句,总觉得不像“聚一聚”那么简单。

  “今天是马叔叔的生日。”闫磊走过来,看着安然,“你们不知道吗?”

  “哈?”

  “啊?!”

  叶梓和王兰同时惊呼一声,很是有些意外。

  “真的?”安然转脸看着顾铖的眼睛,“你怎么不早点说?你看看现在,我们空手而来像什么样子……总归要买点礼物才是!”

  “这就是我不愿提前告诉你们的原因。”顾铖笑笑,“进来坐吧!你们能来陪他过生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可是……”

  “进来吧!”闫磊又插了一句,“我们也是空手来的。”

  听着闫磊这样说,安然的眉头这才舒展开,走到沙发坐下了。

  坐在沙发另一边的颜寒,只是淡淡地看了三人一眼,又扭过头去,将视线移到了电视机上。

  顾铖的父亲依旧静卧在床,而他的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着。

  “喝茶!”顾铖端来三杯茶水,轻轻地放到茶几上,“你们冷不冷?要不要把暖气升高点?”

  “不用。”

  “不必了吧!”

  “不用。听暖和的!”

  众人同时摇摇头。

  “我去帮阿姨烧菜!”尽管来这里之前,叶梓表现得毫不在乎,但面对着颜寒,她还是有些不自在,只好借故起身朝厨房走去。

  “我也……”

  “叮咚!”

  安然的话还没说完,门铃响了起来。她既已起身,于是顺势走过去拉开了门。

  “当当当当!”

  门刚一打开,刘婷婷和闻静两人便奉上了手里的礼物。

  “咦?”待看清门里站着的人是安然,两人又将礼物收了回去。

  “进来吧。”安然面上风平浪静,面不改色地将两人让进了屋子,但心里已经将顾铖骂了几百遍。

  “你们来就来了,带什么礼物啊……”顾铖也迎了上前。

  “今天是叔叔的生日,一点心意啦!”闻静笑着开口,“收下吧!”

  顾铖接过了礼物,略有些心虚地看了安然一眼,随即退到了房间里。

  “哼……”安然还是对着房间的方向使劲翻了个白眼,冷哼一声,一甩手,坐在沙发上生起了闷气。

  王兰往安然身边挪了挪,凑到她耳边,轻声笑了笑:“生气啦?”

  安然鼓着腮帮子没有作声。

  “看样子,我们被顾铖‘摆’了一道呢!”王兰又开了口,“你看看墙角放着什么。”

  安然放眼望过去,见墙角边也堆了两个礼盒,看样子是闫磊和颜寒带来的。

  “什么意思嘛!”安然更加生气了,“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让我们仨出丑!”

  “要不,我们现在出去买?”王兰小声地提议,“现在去买应该还来得及。”

  “算了!”安然赌气道,“想让我们出丑,那就遂了他的意!”

  “欸?”

  “放心!礼物改天我会再给叔叔送来。今儿个我倒是要看看,顾铖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故意‘针对’我们仨!”

  兴许是听到了安然与王兰两人的谈话,坐在一旁的闫磊突然摇摇头,抿嘴笑了笑。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