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软件

餐厅里死一样的安静。

宫四憋着笑,义正言辞:“小五,你一个女孩子,瞎说什么?那是小叔叔,是长辈!”

宫九阳一脸见了鬼的表情,他直着眼,瞪着宫五,“哎呀大侄女,你这口味挺重啊,长了那么大的眼,竟然不聚光,这眼神不好使啊。”

说着他绕过桌子,就打算往宫五面前走,“来,大侄女,小叔叔给你个机会重新看,认真看。”

宫五只是斜了他一眼,继续喝自己的粥,“小叔叔你还是别脱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裸奔呢。一点都不光荣,我要真看清楚了,我掉头就跟人家说,别看小叔叔身高体健,实际上不成比例。我觉得还是留点悬念的好。”她问:“小叔叔确定要让我看清楚?”

宫九阳:“……”

宫四生怕他突然发神经又脱了睡袍,赶紧说:“小叔叔,小五年纪小,开玩笑呢,您大人不跟小孩子计较,您坐您坐?”

宫九阳指宫四:“刚刚还跟我说你们长大了,这会又说什么年纪小,打脸脸疼不疼啊?”

宫四陪着笑,“小叔叔您大度,不跟我一般见识。”伸手拍了宫五一下,“小五,快跟小叔叔道个歉,你这孩子怎么老惹长辈生气呢?”

宫五翻了个白眼儿,撇嘴,“小叔叔不好意思啊,我刚刚脑子一抽,就说了蠢话,您这么英明神武,肯定不会跟我计较的啦。”视线在宫九阳身上扫了一圈,慢条斯理的放下刀叉,竖起大拇指,“小叔叔真大!”

这下轮到宫四的眼直了,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味呢?什么大呀小的呀,又拍了她一下:“小五听话,别瞎说。”

宫五继续喝粥。

清纯甜美仙人球少女

宫九阳往她对面一坐,抱着胳膊,跷着二郎腿,露出光溜溜的膝盖,瞪着宫五。

宫五吸了吸鼻子,问:“小叔叔牛排还有我的份吗?”

“你说呢?”宫九阳的眼睛里成片成片的飞刀子,恨不得把宫五给割成一片片蘸酱油吃了。

宫五把勺子放下,说:“那我等牛排。谢谢小叔叔!”

宫九阳咬牙:“还想吃牛排?”

宫五瞅了他一眼:“没想到小叔叔这么输不起,敢给人家看,不敢让人家评论。”

宫四生怕宫九阳再把他衣服给掀了,赶紧坐到宫五旁边:“小五,小叔叔怎么着也是长辈……听话,待会四哥带你逛街去。”

“不去,”宫五说:“周六是我的长肉日,下午我还要打球,没时间去。”

宫九阳挑着眉眼,瞅她:“大侄女,宫家是缺了你的吃还是缺了你的喝?还要去打什么工,累不累啊?”

“不累,挺好玩。”宫五说:“还能赚钱,我干嘛不去?”

宫九阳用眼角看了宫五一眼,“大侄女,你知道你这是什么毛病吗?”

宫五不答,瞌睡眼瞪着他。

宫九阳自顾自是:“这是犯贱知道吗?”

“我高兴,”宫五说:“总比某些人自称长辈,却对晚辈耍流氓好。”

宫四吃完饭也不敢走了,生怕他一走,小五跟宫九阳吵起来不算,万一宫九阳再脱衣服麻烦了。

他擦了擦汗,觉得自己这小叔叔和小五,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小五,快点吃吧。”宫四催她。

宫五就是坐着,嘴里还说:“小叔叔还让人给我多做了份牛排,我吃不到就不走。”

说完没多久,牛排还真上来了,不但有牛排,还有小笼包。

宫五招呼:“那一份是我的!”

拖过来,拿了刀叉,动作也不熟练,不过好歹也切成小段了,开始吃。

宫四觉得头疼,只能在旁边坐着不动。

对面的宫九阳要逍遥的多,不过一个刚刚被鄙视过“辣么小”的男人胃口显然不是很好,吃了两口以后就嫌弃的扔下刀叉,找茬:“牛排这么老,怎么吃?”

宫五坐在对面,吃的津津有味,“味道不错,好吃!”

宫九阳瞪了宫五一眼:“吃货。”

宫五翻白眼,还往宫四嘴里塞了一口:“四哥,味道不错吧?”

宫四嚼着,点头:“不错,挺好吃。”

宫九阳伸手往自己嘴里塞了个包子,拢了拢有点松开的睡袍带子,转身走了。

宫五赶紧伸头看了一眼门口,伸手把宫九阳切了一半的牛排拉过来,快速的放到自己盘子里,切切,不但自己吃,还往宫四的嘴里塞:“四哥快吃,不吃白不吃。”

兄妹俩吃完牛排,宫五麻溜的拉着宫四走了。

一会过后,宫九阳换了衣服回来,发现牛排没了,只剩粥和包子。

宫九阳:“……”

那丫头饿死鬼转世?两块牛排呢,这么能吃!

回到房间的宫五,因为多吃了两块牛排心情很好,虽然有点撑,不过她感觉自己赚了。

宫四在她房间里跟她说话,说的宫五的表情……生无可恋。

宫四总算说累了,“小五,下次一定要长记性,万一出点什么事,哭都来不及,知道吗?”

宫五抿嘴,木然的点头:“知道了知道了。”

总算是把宫四送走了,宫五关上门,往床上一倒,被唠叨一上午,这心情酸爽的,难以形容。

一个人在屋子里,玩了会游戏,无意中想到了她的专业课,一阵心慌,破天荒的把英语书拿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