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类似网站

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半决赛在下午两点钟正式举行。

前台和场外的观众比上午还要热情高涨。

在后台,却又是另外一种情形。

初赛直接淘汰了二十名选手,所以后台一下子就清空了三分之一的人。

他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详谈,上午疏远叶瑾音的人,这个时候都用眼角余光偷偷的打量她。

这时,一个人突然面带微笑的走到叶瑾音面前,用特别友好的语气向她开口:“叶瑾音,你好。”

叶瑾音这个时候正坐在那里闭目养神,听见有人打招呼,就睁开了眼睛。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和她同样肤色,长相甜美,右眼下面有一颗泪痣,显得有点楚楚动人的j国人。

叶瑾音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这个人的信息,想起来这个人叫沙希美子,在初赛中排第五名。

“什么事?”

沙希美子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先指了指她旁边的那个椅子,问:“我能坐在你旁边吗?”

叶瑾音对于这种刻意来套近乎的人本来就没有好感,所以她根本就没打算对她客气,直接说:“不能。”

雪中有佳人等放晴

沙希美子没有想到叶瑾音会拒绝得这么干脆,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

但是她并没有离开,直接就站在那里。

叶瑾音本来打算不理会她继续闭目养神等待半决赛的到来。

这个沙希美子突然又问:“不知道你半决赛用什么曲子?”

叶瑾音抿着唇闭着眼睛,装着没有听见。

一点都不打算给她面子。

沙希美子心里气得牙痒痒,面上还是一副甜美的笑。

“那我打扰你了,抱歉。”说着还给叶瑾音鞠了一躬,才转身准备离开。

叶瑾音的目中无人终于让个别人看不下去了,一个b国的男小提琴家走过来,一脸气愤的说:“叶瑾音,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现在还没有开始半决赛,你就这么目中无人,当心到时候输了别哭着回去找你的男人告状!”

叶瑾音猛地睁开眼睛,眼中迸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

在很多人以为叶瑾音会站起来和这个男人据理力争的时候,叶瑾音只是说了一个字:“滚!”

语气毫不客气,直接让那个男青年气得表情都狰狞了,就见他握紧拳头,青筋凸暴,一副要打人的模样。

“你……”

乔治在这时站出来挡在叶瑾音面前,带着严厉的语气说:“这位先生,现在是比赛之前的等待时间,请不要打扰我家夫人调整状态。”

乔治的话并没有带着指责,但是却让人不由自主往深层意思去想。

在这个时候故意挑起事端,明显就是想扰乱叶瑾音的状态,到底存在什么居心,就只有眼前这个男人知道了。

“你简直在血口喷人!”男小提琴家气得头顶冒烟,手指关节更是捏得咔咔直响,但是在这么多双眼睛下,他还真的不能做什么。

所以他只能咽下这口气,在离开的时候还是恶狠狠的对叶瑾音说了一句:“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能有多大本事!哼!”

叶瑾音看着这个男人直接朝贝拉那边走,嘴角翘起一丝讥诮的弧度。

然后收回目光,只是用淡淡的眼神扫了一眼沙希美子,就又闭上了眼睛。

沙希美子站在那里一脸尴尬,她看了一眼叶瑾音,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复杂的光,然后就离开了。

乔治把这些人的表现全部看在眼里,他在看了一眼又在让助理给那些人派送饮料,还对其他人一脸笑容的贝拉,眼中闪过一道冷光。

这个女人故意让人来招惹夫人,然后在夫人不高兴的时候自己出来做善人。

呵!

如果说她安了好心,乔治肯定不相信。

乔治想到这里,直接就提高了警惕。

在贝拉的助理把其他人的饮料派送过后,又在贝拉的特意示意下给叶瑾音送过来一杯正在冒着热气的奶茶。

乔治用严厉的目光看着那个助理。

贝拉的助理是一个身材娇小,长相中等,嘴角有一颗痣,那一颗痣让她看起来比较可爱的十七八岁女孩子。

女孩子小心翼翼的端着奶茶走过来,也许是在乔治的眼神下有点紧张和害怕,所以走过来的时候,连看都不敢看他。

“站住。”乔治在她离他们还有还有一米五的地方叫住了她。

女孩子神色一慌,一脸的不知所措。

这时站在另外一边的贝拉开口:“叶瑾音,我只是请你喝一杯奶茶,大家都有,难道你还怕我在奶茶中放了什么,所以你不敢喝!”

叶瑾音连眼睛也没有睁开,只是对乔治是说:“奶茶留下。”

乔治不知道叶瑾音为什么要接下贝拉送的奶茶,不过还是听命的走过去接奶茶。

只是在这时,那个助理太过慌张,直接在乔治走过来的时候脚步朝旁边挪了一下。

本来这没什么,只是好巧不巧,那助理脚上穿的鞋子的鞋带正好在这时开了,她刚好左脚踩到右脚的鞋带,身体一斜,再好巧不巧,一杯滚烫的奶茶直接就朝叶瑾音和她旁边放着的那把小提琴上泼去。

“呵!”乔治嘴角弯起一抹嘲讽的冷笑,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直接在叶瑾音和小提琴面前一档,再把那些奶茶反弹回了女孩子身上。

奶茶本来颜色就深,乔治的速度又太快,那些奶茶还没有来得及散热,就直接回到了女孩子身上。

女孩子的浅色衣服瞬间染上颜色,她也被烫得尖叫一声,然后捂住了自己的脸,“哇”的一声哭出来。

其他人看着这一变故几乎都傻眼了。

所以除了女孩子的哭声,这一片空间安静了下来。

乔治用外套挡住了那一杯奶茶,所以外套不能穿了,他也不在乎,直接把外套搭在手肘,冷厉的目光直直的刺向贝拉。

贝拉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可惜,不过脸上马上就露出了无辜的神色。

她摊摊手,说:“大家都看到了,这是意外。”

“对,是意外。”刚才那个男小提琴家立即附和,“这事我们都看见了。”

叶瑾音在这时终于又睁开了眼睛,她的目光直直的看向贝拉,然后手中凝聚一丝内力,直接朝站在贝拉旁边的那个人手中拿着的那杯咖啡弹去。

贝拉脸色一变,脚步快速朝另一边一挪。

她刚挪开,那个人手里的咖啡就泼洒了出来,直接全部洒到了那个男小提琴家身上。

“啊!”一声惊呼,男小提琴家瞬间暴跳如雷的怒指那个泼洒咖啡在他身上的女人:“你干什么?”

“我……我不是故意的!”女小提琴家也很懵逼。

“你肯定是故意的,不然你怎么会把我的衬衣弄脏!”

“你这人讲不讲理!”

眼看两人就要争吵起来,从前台过来通知他们比赛马上就要开始的工作人员一见这情况,忙去叫来了主办方。

在主办方过来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叶瑾音和贝拉的目光突然对视在了一起。

贝拉用挑衅的目光看向叶瑾音,手中同样聚集起一丝内力,朝叶瑾音的小提琴袭击来。

叶瑾音没想到贝拉敢这么明目张胆,眼中闪过厉色,直接把旁边的小提琴拿了起来。

她的动作看似随意,但是却比贝拉的内力更加快。

叶瑾音在拿起小提琴后,在贝拉惊诧的目光下,直接架在肩膀上拉了几个音调,看似就是在调试小提琴。

却在一瞬间,小提琴的音波直接拦截住了贝拉的那丝内力。

内力在反弹回去。

贝拉朝后面退了一步。

叶瑾音在她朝后面退的时候,嘴角突然扬了一下。

下一秒,贝拉就撞在了一个助理手里拿着的奶茶杯子上。

奶茶虽然已经没有了刚才那么烫,但是一泼在贝拉那身白色连衣裙上,裙子瞬间就被染成了一团一团的颜色。

贝拉表情狰狞,眼中杀气顿显,直接转身就掐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那个人猝不及防,脖子被掐住后眼珠子瞪圆,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眼看就要被掐死。

叶瑾音突然提高声音,惊叫道:“贝拉,你干什么?”

本来其他人的目光全部都放在那两个争吵的男女小提琴手身上,叶瑾音这么一开口,所有人都转眼看向了贝拉。

贝拉反应也快,在众人的目光看过来的前一刻就放开了那个被她掐住脖子的人。

那个人早就被贝拉的样子惊骇得呼吸短促脑子里面只剩下无尽的恐惧,所以在贝拉放开她的时候,她就全身发软的跌坐在了地上,然后还用手捂住脖子,正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怎么了?”

一个人忙开口问。

贝拉在那个女人回答之前用伤心的语气说:“她刚才把咖啡泼在我身上了。”

众人的注意力立即朝贝拉那身被泼了大部分咖啡的连衣裙看去。

主办方的人脸色直接就不好了,一个人忙走过来厉声谴责那个瘫坐在地上的助理:“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你们还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主办方说到这里,直接问:“你是哪一个人的助理?”

那个瘫坐在地上的女人猛地抬头,直接指着贝拉,一脸怒气就要开口说出真相。

贝拉不动声色的用内力封住了她的哑穴。

女人张了半天嘴就是发不出一个字,她急得眼泪哗啦啦的直流。

这时却没有人站出来指认助理,即使在场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这个助理是谁的。

就在这时,有人过来通知大家去前台抽比赛号码。

主办方看了一眼好几个人身上都有咖啡渍,忙拿出通讯器让人送衣服过来。

然后他说:“我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请记住你们所代表的是什么?还有你们作为音乐家该有的修养。”

主办方说完就离开了。

留下一群站在后脸色不一的人。

那个助理是刚才想要和叶瑾音套近乎的沙希美子的。

沙希美子用复杂的目光看了贝拉一眼,然后走到助理身边,直接就给了她一巴掌。

在场的人都冷漠的看着沙希美子对那个助理发怒,并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

沙希美子在给了助理一巴掌以后,才转头一脸歉意的对贝拉说:“贝拉小姐,我替我的助理向你道歉,请你原谅她。”

说完还朝贝拉深鞠一躬,诚意十足。

贝拉脸上突然就挂上了笑容,“没有关系,我相信你的助理也不是故意的。”

沙希美子听她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转头用严厉的语气对她的助理说:“你给我先回车上去,别在这里碍眼了。”

助理虽然很不甘和愤怒,但是还是听话的离开了。

工作人员很快送来了几套衣服,在贝拉他们换好衣服后,十个人就到前台去抽取了比赛号码。

好巧不巧,这一次却是贝拉排在叶瑾音后面一位。

贝拉的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

等大家下台后,好几个人围在贝拉身边。

一个人问贝拉:“贝拉小姐,你这一次要演奏什么曲子?”

初赛的时候叶瑾音和贝拉演奏了那么高难度的曲子,半决赛她们只会拿出难度更大的曲子才行,所以众人最好奇的就是两人这一次的参赛曲目。

贝拉先用隐晦的目光扫了一眼叶瑾音,直接说出一首小提琴曲目。

“我的上帝,你竟然要演奏这首曲子,这可是小提琴演奏家们公认的难度排在第六位的曲子。这还是半决赛吗?我已经绝望了?”

听了她的答案,一个人崩溃的抱住了头,一副要晕厥过去的样子。

“我觉得你还是先听听叶瑾音选择的曲目在晕倒也不迟。”另一名选手指了指坐在那里的叶瑾音。

“我去问她。”一名选手实在抵不住心里的好奇,直接朝叶瑾音那边走去。毫不意外的被乔治拦在了那里,他就直接开口问她:“叶瑾音,你等一会儿要演奏的曲目是什么,介意现在就告诉我们吗?”

所有人都伸长了耳朵听着。

叶瑾音淡淡的说出一首小提琴的名字。

这人听后倒抽一口凉气,跑回去对刚才那个人说:“好了,你可以昏倒了,因为我也想昏倒了。”

“上帝呀!没法活了!”

“看来我们就只能争第三名了。”

众人七嘴八舌,有人如丧考妣,有人兴奋期待,贝拉却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休息室里顿时乱着一团。

排在两人前面的还算幸运,排在两人身后的就直接放弃了希望。

明明大家都是同龄人,差距却如此明显。

经过上午的那场演奏,他们心里不得不承认,叶瑾音的优秀已经到了令他们畏惧的程度,与她同台竞技需要非常大的勇气。

……

下午的演奏厅热情更加高涨,摄像师将镜头对准前排的观众。

他们大部分是音乐界的重磅人物,其中有所有评委,几位世界级的小提琴演奏大师,国际流行音乐教父比维斯,著名导演威尔逊,甚至还有被誉为所有音乐学生都向往的世界名校xx音乐学院的校长贝拉克。

摄像师继续朝旁边拍摄,在守在网络和电视机前观看这场比赛的人突然看见一个意想不到又意料之中的人时,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墨寒竟然也坐在了第一排,他一脸冷漠的目视前方,身上的强大气势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有一种胆寒的感觉。

网络上瞬间就炸了。

“我早就猜到秦爷会出现在叶瑾音的比赛现场,但是当我看见真人的时候,我还是震惊了,此刻我脑子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都说秦爷的时间是以秒计算,一秒钟就能挣上千万的人,在这里直接坐上好几个小时,那得少挣多少个亿啊!”

“楼上的,你说错了,秦爷不止就坐这么几个小时,而是三场比赛他肯定都会坐在这里。”

“你们这些只知道谈钱的人俗不俗,要是这次比赛没有我家女神叶瑾音参赛,秦爷会来吗,所以,秦爷是真宠妻狂魔。”

“真宠妻狂魔+1”

“真宠妻狂魔+2”

……

“真宠妻狂魔+身份证号码”

网络上一瞬间就炸开了,摄像头却并没有在秦墨寒这里停留几秒,就直接朝下一位拍摄去,只是这一次摄像头并没有停留,直接又到了下一位身上。

不过还是有人认出了刚才摄像头一扫而过的那个人。

网上又掀起了一股议论潮:

“咦!刚才那个不是m国众议院议长阿尔法吗?没想到他也来了维尼亚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现场。”

“秦爷来是因为他的妻子参加小提琴比赛,他来干什么?而且他作为m国众议院的议长,他就不担心有政敌会趁机对付他吗?”

议论声此起彼伏,这时,一条回复亮了,“你们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关注今年m国突然在小提琴界窜起来的美女天才小提琴家贝拉,这位阿尔法议长可是贝拉的干爹。”

“干爹?”

“嘿嘿……”

“哈哈……”

“嘻嘻……”

……

下面一长串各种各样的笑声词,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自动yy起来,还有人立即去把贝拉的照片和阿尔法的照片扒拉了出来,众人一看,又刷起了各种表情符号。

这时,大屏幕上正在滚动播放着参赛选手的顺序和参赛曲目。

当众人看清叶瑾音的参赛曲目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少人还捂住嘴惊呼出声。

就连前排的评委和音乐大师都互相议论了起来,他们面上有担忧,更有期待和兴奋。

叶瑾音选择的这首曲子,自从原创者去世过后,就没有人在公众场合再演奏过。

因为距今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有把握在演奏这首曲子的时候一个音符都不出错,就情感表现力来说,这首曲子并没注入多少感情,但是在技巧上,却是小提琴史上的巅峰之作。

这首曲子哪怕拉错半个音符,接下来的所有曲调都会变成怪诞的噪音,转瞬就能让演奏者丑态百出而崩溃下台。

原创者就是靠着这首曲子难住了同时期的所有小提琴演奏者,以至于惹了众怒,让这首曲子被当时的小提琴家们直接讽刺成在向世人炫耀。

秦墨寒用手机查完这首曲子的相关资料后,嘴角直接就翘了起来。

这一次站在他旁边的丁成也拿出手机查了一下,所以他在看完这首曲子的介绍后,直接感叹道:“夫人也太逆天了,竟然这样的曲子都能演奏出来,这还让其他选手怎么活!”

比赛很快开始。

众人对排在叶瑾音前面的那几个参赛选手演奏的曲子都不感兴趣,经过了上午那场比赛,下午大部分人都是冲着听叶瑾音的演奏而来的。

当终于排到叶瑾音上台的时候,台下的掌声差点把演奏厅的房顶给掀翻。

叶瑾音依然穿着白色连衣裙,只是这一次她把长长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额前的刘海全部梳到脑后,露出光洁的额头,耳朵上的两颗钻石耳钉在光束下闪着耀眼的光芒,此刻她紧抿着唇,显得既高贵又疏离。

她并没有像其他参赛者那样向台下鞠躬致敬,而是微微点了点头,神情十足的傲慢。

仿佛她今天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而是来炫技的,她要用高超的琴技让所有人臣服颤抖。

观众们不但没有讨厌她这种傲慢的表情,反而热血沸腾,激动又紧张的等待着她的演奏。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