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社区app免费下载

“朋友是什么?二十一号先生”

自小在扳手家族加工车间里长大的瑞克纳兹,身边最多的就是各种类型的魔像工人或者是半魔像护卫。除了每天和导师们学习各种机械加工知识以外,很少有人可以陪他聊天。在修理好偶然拾取的拥有不俗智力机关人的语言模块后,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一边继续修补机关人剩下的身体,一边和这个名为二十一号的机关人聊各种各样的话题。

只要能够忍受二十一号经常冒出来的奇怪话语,和这个新奇构装生命的交流还是很有趣的。即便是那些“怪话”,有的时候仔细琢磨一下也好像很有道理。

“朋友啊,就是一起聚啸山林,论秤分金银,大块吃肉,成瓮饮酒……”

“您这说的是强盗劫匪吧!我在《地精贡多拉的冒险游记》里看过,不过早在两百年前帝国最后的一处盗匪团就被剿灭了啊……”瑞克纳兹又拧紧了二十一号身上的一处螺丝。

“那……朋友就是某个眼睛有家族遗传疾病的小鬼逃离了村子走上邪路之后,另外一个小鬼哪怕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也要把他找回来……我记得那个小鬼常常使用的绝招就是风属性查克拉搓成的名为旋风手里剑的攻击技能……”

“手里剑我好想听说过,是一种投掷武器。可是查克拉是什么东西呢?”好奇心旺盛的地精宅男科学家再一次被某个构装生物蹦出的奇怪词汇带偏了思路。

和二十一号的交流对瑞克纳兹来说永远是最有趣的,因为那个习惯歪楼的构装生物总是能够让扳手家族这个天才的机械设计师有新的灵感。

“旋风手里剑!”

地精眩光炸弹对瑞克纳兹没有带来影响,他早就把额头上的护目镜推下,强光经过茶色水晶镜片的过滤,弱化到生物眼睛可以接受的程度。

事实上这位地精大贵,在和巴洛炎魔战斗开始之初退入半魔像侍卫的保护圈内,就是为了隐蔽地着装好“初号机”——一台由机关人提供了不少关于“高达”之类的构想再由瑞克纳兹精湛技艺打造的战斗机甲!

“初号机”采用了混合动力,背负地精帝国最新研发的微型高效蒸汽发动机以及整整三十枚附魔储能法阵为这台机器提供了充足的动力。采用多种复合材料打造的圆形半封闭驾驶舱上用附魔装甲拼凑的数十种防御法阵可以为驾驶员提供方位无死角的防护。

玉体横陈

至于这台机甲的武器系统,在安装了地精轨道飞弹和其他发射武器之外,由充足动力带动的两只机械手臂将会让所有企图与之肉搏的敌人感到绝望。体型不足成年人类一半的瑞肯纳兹,在着装好这台机甲之后,站在平地上都可以和眼前的巴洛炎魔视线平齐。

只不过“旋风手里剑”这个概念中的招数,以地精的科技暂时还没有完解析。不过瑞克纳兹这个高明的机械制造大师采用了新的设计来弥补这个缺憾。

他原本一直举着的附魔金属小伞,构装变形成为一面长满锋利锯齿的轮锯,此时就在“初号机”右前臂的特质凹槽之中飞速旋转。

随着地精炼金眩光弹建功,高速旋转的轮锯经由蒸汽弹射构件被发射了出去,形成了威力比二十一号所介绍的“风属性查克拉搓成”也不遑多让的“旋风手里剑”。

目标当然是巴洛炎魔。

瑞克纳兹的炼金护目镜除了有着能够防护强光,还装着着辅助射击的机械瞄准系统,通过近距离的电磁遥控技术还可以不断修正发射出去轮锯的飞行角度。

物理外挂恐怖如斯!

炽天神侍羽毛萃取物爆发出的强光对于混乱邪恶阵营的巴洛炎魔带来的压制是巨大的,巨大的晕眩感,甚至让他的思考都停滞了片刻。

打破他这种大脑空白状态的是剧烈的疼痛,宛如自己被腰斩的痛苦——其实他就是被地精瑞克纳兹的“旋风手里剑”腰斩。只不过轮锯切割力过于惊人,划过恶魔腰身的速度也是过快,疼痛感在伤害已经造成后才被他的大脑所捕获。

“高等传…”哪怕受到如此重伤,被人一分为二,这头强大的恶魔也还没有死去。只不过他不敢继续恋战,反正链魔施展的空间封锁限制已经被他破去,这头巴洛炎魔现在只想赶紧传送离开。

他的传送还是被打断了,一个带刺的金属铁拳印在了巴洛炎魔的脸上。

熟悉的位置,熟悉的感觉。

“二十一号抵达战场。”

机关人二十一号的身体里用法术和机械构建的匣子里储藏着沙华鱼人海洋祭祀的心脏。这个设计并不是单单是为了辖制这个施法者,它真正的作用其实是让二十一号可以抽取能量来激活已经被烙印在附魔装甲上的法术效果。

由于材料和这个鱼人施法者等级的限制,能够激活的法术只有两种:

异界之门——被巴洛炎魔用迷宫术放逐的机关人通过沙华鱼人心脏作为道标,通过这个异界之门再一次回到了战场上,而另一种法术效果则是——

“螺旋丸!”

汹涌的法术能量从机关人掌心的喷出,带有爆炸和切割属性的纯粹法术能量和巴罗炎魔的头颅来了一次近距离接触,这头巴洛炎魔和被他召唤出来的同伴落得同样的下场。

也许他更惨一些,起码那头巴洛炎魔只是头颅被轰碎,而没有尝到被分尸的痛苦。

失去头颅的——或者说是上半截的巴洛炎魔,最后还想擒抱住抵近攻击的机关人武士。“用焚身爆炸死这个混蛋!”是他临死之前唯一仅存的念想。

只不过他这个想法还是没能达成,已经解决掉波达尸骚扰的奎斯直接传送到这头恶魔残躯旁边,一发超电磁炮贴着巴罗炎魔的残躯直接将他的身躯在发动焚身爆之前轰成了满天血雨。

“节约光荣,浪费可耻。不能浪费已经准备好的法术。”

这是奎斯事后面对二十一号“友军伤害”控诉的解释,只不过他偷偷收起一部分残存巴洛炎魔下半身身体的行为,让这个解释变得那么可疑。

不过好在,这两头突然出现的巴洛炎魔都被杀死,营地的危机总算度了过去。

帮那头被突然抽走大量法力而在波达尸的攻击下险象环生的沙华鱼人祭祀,奎斯代替已经被巴洛炎魔宰掉的链魔代理指挥官,向剩下的倒钩魔守军和其他的异位面雇佣兵下达了肃清为数不多的恶魔大军的命令。

“这家伙到底还是没有把代理两个字抹去。”

奎斯看了看因为死亡而逐渐变成一滩冒着泡沫的泥浆的链魔尸骸,不由得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