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死美女

郝海西坐在看台上,戴着一顶可爱的狗头帽专注在球场上。旁边的球迷不时看向他,又不敢和他打招呼。

被停赛两场,让郝海西错过了半决赛和决赛,心里头那个憋屈啊。

不就吐了泡口水吗?现在还按照领导的意思,给了亚足联一份书面报告,说自己只是习惯性吐口水,但特么的,就是冲着边裁吐的……

希望今天大家能够拿到亚军冠军吧,不然回国得被无休止批斗啊!

郝海西也有害怕的时候,他的人是很狂,但还没狂到对抗全国人民的地步……

这个时候,双方队员从球员通道里走了出来,现场立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

杨辰、郑志他们的名字响彻全场。

咚咚咚!

锣鼓震天。

“加油,”

“中国队,”

咚咚咚!

清纯女主与她的小泰迪

“中国队,”

“加油!”

不得不说,不能登场打比赛是真的太难受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1997年,科威特和中国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同积8分,双双被淘汰出局。”

“一年后,两支球队在亚运会决赛上相遇。”

“兴许是上天的眷顾吧。”

……

黄见翔有所感慨。

“两支队伍的首发阵容都变了,科威特迎来了两名年轻的前锋,而中国队也得到了郑志和杨辰。”

“据说2002年世界杯,亚洲只有4个名额,其中2个名额直接给了东道主韩国和日本,也就是说亚洲只剩下2个名额可以争夺了。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难啊。目前亚足联正在抵制国际足联,希望国家足联可以给亚洲增加名额。但我想难度太大了,几乎不可能,亚洲唯一可以争取到的,撑死也就是半个名额吧!”

“虽然少了韩国和日本,但在亚洲依旧是强手如林,中国队如果不在这两年继续提升实力,到时候打预选赛依旧会很艰难……”

韩老师摸着下巴,接过了话道:

“分组很重要,”

“只要沙特、伊朗不和我们分在一组,拿个小组第一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有人在亚足联的原因,章吉龙要做亚足联副主席……”

※※※※

“中国队对科威特在1981年曾经两次净胜2球以上,之后就有胜有负,所以本场比赛的结果可以说是个未知数。要净胜两球比较困难,但中国队主教练霍顿放出话说,一定要打成2:0,究竟是他吹牛还是中国队真的再次阳刚,我们敬情期待吧……”

“中国队首发阵容,门将江军,后卫孙季海、范志一、章恩华、李伟峰;中场肇军哲、郑志、李银、李金玉;前锋杨辰,张玉鸣。”

“科威特的首发阵容,哟,还真是记不住这些人的名字,不过射手榜第一第二的家伙都在这里面,杨辰只能排在第三。”

“门将沙哈卜·坎库尼、后卫哈里德、沙马里、阿瑟、舒瓦耶;中场阿泰奇、胡迈丹、哈吉、塞丹;前锋拉西布,候瓦伊迪。”

“拉西布和候瓦伊迪的速度很快,这很考验速度和转身都慢的章恩华。霍顿不敢用年轻的舒唱,还是选择了章恩华。”

“虽然科威特的进攻能力很强,但我觉得杨辰和张玉鸣会进球的,李金玉和郑志都会给他们输送炮弹。”

“杨辰目前只打进了7个球,除非他能够上演帽子戏法,然后对方的拉西布一球未进,要不然他拿不到本届赛事的最佳射手。”

“今天的球场温度达到了28度,算是比较凉爽的了,赛前工作人员也给球场浇水降温,但我觉得这不会有多大的作用,双方的体能依旧是关键。”

范志一把大家叫到了一起围成了一圈。

“加油!”

“加油!”

“加油!”

然后阵型拉开,来自于日本的主裁一声哨响,曼谷亚运会男足决赛正式打响!

中国率先开球,张玉鸣把球敲给杨辰,杨辰回敲给李金玉,李金玉再分给郑志,郑志和李银过度了一下之后,立即送出斜传给了跑到位的肇军哲。

大家的奔跑速度很快,阵型迅速拉开,张玉鸣和杨辰都冲到了大禁区边上。

肇军哲大腿一摆,立即把球往科威特的大禁区里送!

打法相当简洁利索。

“哎呀!”

杨辰和张玉鸣瞬间冲进了大禁区里,肇军哲送出的皮球落向了后点,杨辰高高跃起,一个战斧式俯冲。

好久没有碰到过这么‘弱’的防线了,杨辰的身体也终于体现出了优势。

咚——

球飞进了球门左上角,杨辰进了本届赛事的第一个头球。

“球进了!”

“球进了!”

“球进了!”

“开场仅仅13秒!”

“亚运会最快进球记录诞生!”

“杨辰!他打进了个人本届赛事的第8个进球。”

“进球数追平了候瓦伊迪,和拉西布只相差了一球。哎哟,他还真可能拿到最佳射手!”

“1:0,中国队取得了梦幻开局。”

“相比于前天的女足的举步维艰,今天的男足明显运气太好了!”

韩老师一脸惊呼:“可能有的观众刚刚打开电梯,我们再把比分播报一遍……“

“1:0,”

“1:0,”

“中国领先了伊朗,”

“啊,不,是中国领先了科威特。”

“……”

很多人确实没有看到进球,现场的球迷很多都没有坐下来,电视机前的球迷甚至于还在捣鼓桌上的食物。

??

???

“卧槽,进了?”

“进球了?”

“啊啊啊啊啊!”

……

而主教练霍顿刚好转身去拿矿泉水!

沃德法克?

霍顿刚转过身来,就看见了杨辰冲向了肇军哲庆祝,现场一片欢呼。

他少有的爆了粗口。

“进了?”

“买噶?”

“朱?”

上帝真的没有开玩笑?如此厚爱我?

……

“进了!”

“进了!”

“进了!”

朱光沪在霍顿的身上一阵乱蹭……

大屏幕的比分是不会骗人的,虽然霍顿看不到比赛回放,他甚至于不知道球是怎么进的。

这么神圣的时刻,他居然都错过了。

“怎么进的?”

“啊,该死!”

霍顿笑得下巴都快掉了。